六库全书 > 玄幻魔法 > 曼陀罗 > 9 本是同根生 五

9 本是同根生 五(1 / 1)

“小姐,小姐,老爷,老爷让您过去。”回来还没休息几天,几个婢女就行色匆匆,说是楼桀让我过去?!“去干嘛?”“奴婢,奴婢不知道。”

哎,不会是找我谈论诗文?那些我也不怎么在行啊。管他呢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!

那些婢女把我领到大厅去,大厅里的婢女们个个低着头,不敢言语。楼桀正怒气冲冲的坐在上座,王呈妍也就是我的娘,在一旁想劝又不敢劝的样子,发生了什么了事吗?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爹.....娘......”我试探的叫了他们一声,谁知道这个楼桀竟狠狠盯了我一眼,好像火冒三丈的样子,王呈妍也是忧心忡忡,眉心紧皱。“女儿,娘问你,你前几日在哪了?”看来楼桀还在气头上,他到底因为什么生气啊?王呈妍上前来几步,挽着我到了一旁。

她这一问我还真惊了,前几日刚刚从弗香阁出来,这么快就被发现了?这是个家教特别严的家庭,我要是,要是说了我去了青楼,那个楼桀,还不得对我改观?我哪还是他的什么宝贝闺女啊?可是,可是,他现在这么大动旗鼓,肯定已经知道了啊。我不说,还能怎么办?可是........哎老天啊,不就去个青楼,况且我只是,只是去逛了逛,也没干啥啊,为什么就被发现了?死了死了,卫公子,你一定要保佑我啊。

“我.......”我还么想好要怎么说,王呈妍又开口了,“你是不是看见你二哥出去了?去哪了你知道吗?”我松了一口气,看来,并不是气我,是,气那个楼踏星啊。“.......是啊。”毕竟也是同一条战线上的,就这么背叛了,也不太好,我嘀咕着承认了看到他出去过,“去哪了?”王呈妍倒像是知道一切,想悔改也没用,还不如宁寻他径的样子,很是平静。“女儿,女儿不知。”我真的不能这么容易就探出楼踏星吧,对他,也太不公平了,而且,我也答应过人家的啊,不说给楼桀听的。可是,这就怪了,楼桀是怎么知道的啊。“女儿,听娘跟你说,你爹现在不知从哪那听说你和你二哥去了弗香阁,我还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去那种地方,不过你爹一蛮横起来谁的话都不会听,只要你说,你只是为了跟踪你二哥才偷偷去的,你爹就不会生你气了。”王呈妍这一番话还真是惊到我,不都是亲生的吗?怎么对待起来这么悬殊有别呢?还真是奇怪!

“娘,这样,不好吧。”我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,毕竟,这个娘也都是为了我好嘛。可是,我也不忍心把责任全部推到楼踏星身上,这件事,也不全怪他啊。“女儿,你可听清楚了,你爹最不喜欢你们去那些风流场所,以前你二哥没少被打,你现在,也被他带坏了吗!只要你坚决不承认你去过,你爹肯定不会说你的,娘也是为你好,等把你爹糊弄过去,我再来好好收拾你!”

“我.......”王呈妍这么一唬我我也没怎么怕,就是,担心,这以后得怎么过啊!楼踏星,既然,既然你也没被少打,就,就帮我再挨一次吧。我也要生活啊。“好.......”王呈妍满意的笑了笑,“这样才对,走吧,好好跟你爹说说。”“哦。”谁让你那么风流,就算,给你的小教训吧。

“老爷,”王呈妍满脸堆着笑,却也不是那么的阿谀奉承,听飘飘说,这个母亲的家世也是很雄厚,这样的,还真是真爱!

“夫人,”楼桀却没有那么热情,只是出于尊重吧,淡淡应了一下,王呈妍轻轻推了我一下,我就赤裸裸站在楼桀面前了。无奈的看了看王呈妍,“爹........”楼桀看了看我,“女儿,女儿前几日看见二哥出了去,于是,于是跟了出去,就,看见二哥进了弗香阁,本来想跟进去的,可是门卫不让我进去,于是从后门进去了,也没看见二哥,所以就走了。”支支吾吾终于说出所谓“真相”,楼踏星啊,我对不住你!只要,你别听到就好了。

“当真?”看来楼桀还是很信任我的,我随便编了几句,他眼中的神色就发生了很大变化,终于和蔼起来,“我就知道,我的女儿,是不会去那种地方的。然儿,你先坐着吧。来人,把那逆子楼踏星给我找来!”一说到楼踏星,楼桀就满脸愤恨,看来,他是不喜欢别人违背他的意愿生活,可是,男子进出青楼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干嘛这么生气呢?更何况,谁能保证他没进过青楼这种地方啊?鬼才信呢!

“不用找了,我早就在这了。”不知从哪响起的声音,听这声音......——楼踏星啊!好巧不巧,他什么时候到的,我怎么不知道啊!刚才说的话,他,不会听到了?我虽然最不喜欢那些墙头草般的人,天有不测风云,今个儿,我自己倒也做了回墙头草!出于虚心?直到楼踏星走上前来,我也不敢瞧他。生怕他怨恨的眼神,生怕他把我也供出来。

“好你个逆子!倒自己找上门来!来人,上荆条!”楼桀丝毫不客气,好像这个人根本不是他的儿子一般,我倒想出口阻拦,却被一旁的王呈妍扯住了,我知道,她这是在暗示我,好不容易得来的信任,怎么能一下就破坏了!可是,可是我真的不愿意做这样的小人!

几个家佣已经上了板凳,拿了荆条,楼踏星倒也听话,乖乖脱下上衣。他比我稍微站得前一点,我清清楚楚的看见,这一生也会清清楚楚的记得——他的后背,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,这些,都是被打的吗?不知为何,从小娇生惯养的我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打击,眼角不禁湿润起来。

在家佣准备打下去的时候,“父亲,”我甩开王呈妍的手,要死,我们也得一起死,是我不守承诺先,怎么样,也不能连累你!谁让我是公主,公主最不缺的,就是气概!

楼桀又看了看我,眼中满是疑惑,趴在板凳上的楼踏星眼中也满是惊愕,王呈妍这边,更是急得直掐手指。哎哟,我的好女儿,你这又是闹哪出?!

“父亲,这光天化日下,家法自己的儿子,会不会有些不妥呢?这传出去,会让别人怎么说啊?”楼桀沉思了一会,“然儿,你说得不错。难道你有什么好法子不成?”“好法子倒算不上,不过,女儿觉得,倒不如让女儿来解决这件事情,这打打杀杀的只能从肉tǐ上给人产生敬畏,却不能真正让人服从呢。”楼桀细细思寻,嘴角竟露出笑容,他总算知晓了,打了儿子这么多年,还是不听教训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
我悬着的心总算可以放下一半,还有一半,就是楼桀到底放不放楼踏星了。

“然儿这说的倒也不赖,好,为父就让你好好教训你这不成器的哥哥,不过结果,我是一定要看啊。”“呼”听到楼桀这么说,我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全部放下了,

“好,女儿定不会辜负父亲的期望。”

最新小说: 霸天龙帝姜天 封神进化 武道神尊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太阳王之证 星辰泪 诏狱行刑百年,出世既无敌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漫威盖伦 绝世魔妻,我只想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