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库全书 > 玄幻魔法 > 曼陀罗 > 12 本是同根生 八

12 本是同根生 八(1 / 1)

我惊了惊。楼踏星眼中却满是肯定,你,绝对不是楼曦然!

“二哥,楼曦然天下绝此一家,就是楼府小女儿,楼曦然啊。”如果真的坦白我不是楼曦然,他会做什么我不清楚,我也害怕清楚。我实在看不透这个男子,这个拥有惊人外貌的男子。

“噢?”楼踏星没有说话,只是肯定的噢了一声。你绝对不是楼曦然,死到临头了还狡辩?现在的我倒没有怎么后悔来到这里,这里,迟早都得来,我迟早,得打消第一个怀疑我的人的念头。

楼踏星逼近几步,与我,只有半步的间隔,他,想干嘛?

“小妹,冒犯了。”

楼踏星紧紧抓住我的肩,让我轻轻转了一个小圈,背,呈现在他面前。“楼踏星!你干什么呢!”我拼力反驳,可是双手,早已被他扣得死死的。原本用两只手控制住我的楼踏星腾了一只手出来,只用一只手,就把我弄得动弹不得。“好你个楼踏星,我迟早告诉爹爹听!”我的手虽然被他扣住了,可我的脚还闲着,这个楼踏星,力气这么大,你先不仁,别怪我不义!从后面看到他的脚就紧挨着我的脚后面。深吸一口气,我重重的踩了下去。这个楼踏星,丝毫没被影响,可能是觉得我太吵闹?他回旋着,我也跟着他旋转,“咚”,他重重地倒地了,我正好压在他身上。

你虽然不是我亲哥哥,好歹也是个表的?我都没对你存什么非分之想呢,你倒好,霸王硬上弓?楼踏星也没着闲工夫理我这羞红的脸颊,又一个翻身,他,好像急迫的想要知道些什么。

现在就是我被压在下面了,还是背面朝上!就像被制服的小偷小贼那样。楼踏星一只脚摁住我的腿,一只手扣着我的手,腾出的一只手,竟然在我背上摸索着。本来是夜晚,我也没穿多少,只是半薄的轻纱,外面又套了一件披裳。楼踏星虽然动作急切,但并不野蛮,而是很温柔的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腰间的系带被他解了开。现在这时候,我就相当于没穿衣服啊!

“楼踏星,你个臭不要脸的,我以为你还挺潇洒的,现在看来,真是肮脏下流龌蹉不可理喻!”一辈子没用过的脏话我都用了上来,楼踏星从颈部轻轻拂开我背上的衣物,衣物掀到腰间就停止了。我也不知道楼踏星是什么神色,只听到他轻轻叹了一口气。我就知道,肯定是有什么胎记能够证明楼曦然的。不然,他用得着这么冒犯?

感觉后面没什么动静了,楼踏星的手脚也放松了不少。我趁机挣脱他的束缚,爬了起来。可是衣服,却还是没有系上的。我盯着他,冷哼了一声,不缓不急的系上腰带。楼踏星的神色很是疑惑,有些搞不清楚,有些出乎意料。楼踏星啊楼踏星,总是你再聪明,也不会想到,这个身体,从来都没变过吧?除了以前的事情我一无所知,对不上来,这身体,可是最诚实的了。这样,你应该会以为,我只是因为重生神智有些不清?

“怎么了二哥?”我倒是很欣赏他这种神情,不过几刻钟后,他又那么吊儿郎当了。“小妹,对不住了,是二哥失礼。”“哟,你这个礼,失得会不会有些严重?”“都是哥哥不好,小妹要怎么处罚,哥哥都听小妹的。”都听我的?天造的好机会,既然你提出来了,我也不客气了。

“好。二哥,我只要你帮我做三件事就好了。”要他做太多,有些不合情理;要他做太少,我又亏了本。

“好。”楼踏星也爽快的答应了。嘿嘿,白送上门的鸭子,我可不能让它飞了。

“这第一件事嘛........是想让哥哥帮我打听些事情。”我也只是一时兴起,要真说让他帮我做些什么,我还真想不太到。要打听我的身世是绝对不可能的了,这样,只能更加加深他对我的怀疑。看来,要想更加深入了解楼曦然,以后还得慢慢来。对了,巫襄肯定是和我一起穿了过来,那现在,他在哪啊?“帮我找个人,叫巫.......”不对啊,我过了来连名带姓都改了,那巫襄,肯定也改名换姓了。“帮我找个人,名字不记得了,不过,样子我倒可以画出来。”楼踏星赶紧找来墨笔,正要提笔画,“啊”,好奇怪,怎么会,怎么会记不清楚他的面貌。越是努力回想,就越记不清,甚至乎,他的声音,我也有些模糊。应该是,有些磁性的,他也跟我说过几句话,为什么,为什么我却记不清?!

“啊!”不行了,我的脑袋好疼,整个天地,都在旋转,无厘头的旋转。

“噗通”好像掉进一片海里,明明是越陷越深,我居然还不舍得反抗。海水充溢着,我听不见有什么声音,只看见一片澄澈的蓝。突然,不知道是谁闯入我的视野,好像是一个人,跟我一样的人。他也在往下沉。冥冥之中感受到,我与他,似曾相识。伸手想去抓他,却扑了一个空。一个眨眼,却发现哪里还有什么海,周围,都是一片白,白得耀眼,白得惊心。那是,一大片一大片的曼陀罗花!

“啊!”猛的惊醒,看见楼桀和王呈妍又守在我身边,飘飘刚好端了一碗粥进来。

“女儿,女儿你没事吧?”王呈妍倒是担心得不行,楼桀也满脸愁色。“没,没事。爹,娘,你们先回去吧。飘飘在这里就好了。不要太担心女儿了,你们,好好休息啊。”王呈妍不舍的看了我一眼,“好,女儿,我和你爹先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啊。”楼桀不知跟飘飘说了什么后,就出了去。

“飘飘你过来。”飘飘一边端着粥,一边走了过来。“小姐怎么了?”飘飘本想喂粥给我喝,我哪还有心情喝粥啊!我摇了摇头,“我,怎么了?”飘飘放下粥,又去拧了帕子,准备给我擦脸。“奴婢也不知道呢,只是一大清早二公子就抱了小姐回来,小姐全身湿透了。二公子说,小姐不当心进了湖,就成这样了。”

进了湖?我跳湖?怎么可能啊!我不是去找楼踏星,然后有些头疼,之后发生什么,我也不知道了。看来,现在唯一清楚的,就是那个楼踏星了。

最新小说: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绝世魔妻,我只想苟活 诏狱行刑百年,出世既无敌 漫威盖伦 星辰泪 太阳王之证 封神进化 霸天龙帝姜天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武道神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