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库全书 > 玄幻魔法 > 曼陀罗 > 17 醒时同郁南

17 醒时同郁南(1 / 1)

“喂喂喂,等等我,别走啊!”又追又喊了大半天,马车却还越走越快,完全没有听到一样。

实在是欲哭无泪,我要怎么回去啊,玄武湖离楼府可有一大截的路呢。

追了几步彻底放弃了,这个车夫一定是个聋子!回去就把他给撤了!一定要撤了!

周围的行人却是一个一个疑惑不解的眼神,丢死人了.........

“小姐,这下怎么办啊?”飘飘也是苦着脸,心里肯定在嘀咕,干嘛跟着我这个不靠谱的主人吧?

哎,没办法,只能步行回去了,如果有什么神人相助,我应该还是有机会不费脚皮子的。

都这个时候了,我怎么还在瞎想啊?还是实际点吧。

“哦对了小姐,今个儿一大早就收到一封信,也不知道谁寄的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飘飘才恍然大悟的从袖里掏出一封信,说是一封信,不过是一张纸吧。不过,谁会寄给我信?飘飘急忙的递上那张纸,一头雾水打开那张纸——

“月下邀明镜,弗香不为阁。”

“飘飘,赶紧帮我梳妆。”差些忘了濮燮的玄武湖之游啊,答应好了,突然爽约也着实不好,这几天都忙着应付那个楼踏星,竟然差些忘了这件事。“将我打扮成男装。”飘飘肯定是一来就拿上珠钗,补充了几句,飘飘却有些愣住了。“带你去个好地方,乖乖听我话,少不了你的甜头!”飘飘果真是没有什么心机啊,稍微使点手段,就这么乖乖的了,哎,你要是被人拐走了,恐怕还在给别人数钱呢!

飘飘虽然打扮女装挺好,男装竟也不赖。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好一切,“走走走。”刚想拉着飘飘走呢,她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“小姐啊,这样,会不会被老爷罚啊?”晕死,罚罚罚,你再不快点我就要背上爽约之名,以后,肯定被人家全全通杀!“我保你!”又跟飘飘磨蹭了好一阵子,才坐上马车出了门。

“小姐,为何,为何要这般打扮啊?”飘飘虽是女子,扮起男子来也是那么女子啊!飘飘扯着衣袖,满脸的不自在。我倒还好,就是怕迟了别人的宴席了。反正我也只是个小角色,没事去放松一下,也是再好不过,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.“多听多看,别多问!”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,飘飘只小楼曦然大概两三岁左右,小我,却有五六岁了,这就是为什么我做的一切在她看来都是如此的新鲜?或者,是奇怪吧?!她还是个孩子,趁早教教她,也不为过。

“嗯,飘飘谨遵小姐教诲!”孺子可教也,孺子可教也。

“小姐,玄武湖已到。”

这么快?“小姐,我们下车吧。”刚刚下了马车,就被眼前惊住了,游船会?波光粼粼的玄武湖上,一只船都没有!?我被唬了?我被骗了?哎呀我去,心心念念不要放别人鸽子,然后自己被别人放鸽子了?!这是什么设定?本公主不服啊!我记错日子了?不可能啊,三日之后........额,貌似我来早了一天........刚幡然醒悟,身后一阵凄凉,马车已经“噔噔噔”的早就走了一大截!

“喂喂喂,等等我,别走啊!”又追又喊了大半天,马车却还越走越快,完全没有听到一样。实在是欲哭无泪,我要怎么回去啊,玄武湖离楼府可有一大截的路呢。追了几步彻底放弃了,这个车夫一定是个聋子!回去就把他给撤了!一定要撤了!周围的行人却是一个一个疑惑不解的眼神,丢死人了.........“小姐,这下怎么办啊?”飘飘也是苦着脸,心里肯定在嘀咕,干嘛跟着我这个不靠谱的主人吧?哎,没办法,只能步行回去了,如果有什么神人相助,我应该还是有机会不费脚皮子的。都这个时候了,我怎么还在瞎想啊?还是实际点吧。

“我能怎么办?走吧.......”

“卫公子?!”身后又是一阵熟悉的声音,回头一看,呀,我的能人异士出现了!

“濮......濮公子......”刚还是一阵哭腔,猛地想到,我现在是名男子,对,风流倜傥的男子!“卫公子怎么会在这?游船会可是明天呢。”........一问就问到点了,“额.......我就,就是过来看看,嘿嘿。”无奈着脸,本想向他开门见山的求助,可是,可是,我是个男的,男的啊啊!有胸怀,有胸怀,对对对!又这么磨叽了一阵子,无非是寒暄什么的。

“原来如此啊。”

“濮兄又为何在这?”

“明日游船会,东道主肯定要多担待担待嘛,要是招待不周,可都是我的过错了。”说得倒还入情入理,可是,要怎么跟他开这个口?

“那,为何一早就收到濮兄您的信呢?”如果不是这封信,我也不至于丢脸丢到家了。

“什么信?”濮燮却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,还装蒜!要不是你,我怎么会误认为今天就是游船会啊?

“月下邀明镜,弗香不为阁。”看你还装蒜!

“卫公子定是误会了吧,濮某从未写过任何书信给卫公子啊。”濮燮微微笑着,倒也不像撒谎。不是他写的,那会是谁?

“哦,想来也是我不周到,定是误会了。”也是,那封书信并没有署名,肯定是我误会了吧。

“无妨,濮某对卫公子也是十分佩服,今日相见,怕是上天安排的缘分。有缘千里来相会,不知卫公子可否赏脸?”听着架势,是要请我吃饭?喝酒?

“那,卫某就恭敬不如从命,请。”也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,演技一百分?!哈哈哈哈哈哈哈........可是,完全和我想象中不一样嘛,什么喝酒,什么吃饭,都是假的!居然是........

“卫公子请。”濮燮把我带去了一座雅致的别院,问他呢,他只说是他家族名下的一座旧房,旧房?你见过旧房里面稀奇古怪的东西一大把的?还有很多我都没见过的古董,怕是价值,也是值钱的不得了。呸呸呸,这有什么好惊讶的,公主府多得是!

一颗百年古树下的两张藤椅,一张小木桌,那木桌做工很是精巧,甚至,有些香气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搞错了,若有若无的香气很是令人神清气爽。濮燮倒了杯不知道什么的东西,看着像茶,不过,那面上浮着的像灰尘的赃物是什么啊!濮家好歹是个大家族,喝个茶至于这么脏嘛?估计是看我嫌弃的神色,濮燮娓娓道来,我才知道,我有多么的土!

“这是茶煲,上面飘着的乃是芝麻碎,有平心静气之效,卫公子可莫不要误会了。”呵呵呵,茶煲?我怎么从来没喝过?

“自制,概不外传。”见我还是那么疑惑,濮燮又补充了一句。现在这个朝代的额男子都那么多才多艺?楼踏星会酿酒,你会做什么我听都没听过的茶煲........罢了,尝一尝罢.......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态饮了一口......

额,其实,这味道,我还真是不敢恭维........就和普通的茶差不多吧,只是上面的杏仁,瓜子,松子之类的碎屑变成了芝麻........好吧,收回之前的话。放下茶杯,打量了打量,如果我没猜错,这小桌子,纹理清晰,呈暗紫色,又有淡淡香气,莫非,这,这就是木中黄金——檀香木?不可思议的看着濮燮,他不变的眼神似乎在肯定我的猜测——

不错,就是檀香木,所以你知道我家有多不好惹了吧,我可是很有钱的,你小心点啊。

.........檀香木只在父皇的宫里见过,我想要一块呢,就被他训斥的狗血淋头........有钱,有钱.......真是羡慕嫉妒恨........这个濮燮,真是不一般啊。

最新小说: 绝世魔妻,我只想苟活 诏狱行刑百年,出世既无敌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霸天龙帝姜天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武道神尊 封神进化 星辰泪 漫威盖伦 太阳王之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