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库全书 > 玄幻魔法 > 曼陀罗 > 8 本是同根生 四

8 本是同根生 四(1 / 1)

弗香阁面积倒是挺大的,主阁那里灯火通明,嬉笑声不断,而茅厕这边的副楼,却是安静得很,偶尔看得见几个喝吐的客人和来往的婢女。月光洒在院里,很是柔和好看。我在后院走着,欣赏着月亮。

“卫公子?”

身后传来一声叫唤,开始我以为叫谁呢,后来才反应到是我‘卫玠’啊,才猛地回头——好熟悉的面孔,貌似,刚才在酒席上见过。我瞅了他好些时候,努力回忆酒席上的大小面目,却还是叫不出名字,这样,可是对人及其不尊重啊,可是睡觉我记性不好,更何况方才那顿酒席也不是很在乎。

“濮燮。”男子温和的笑了笑,似乎看出我的难处,“哦濮公子啊。”我只得一个劲的赔笑,濮燮也是个好相处的人,倒没怎么在意。“卫公子为何来此处呢?不应该在厢房里寻欢作乐吗?”好一个寻欢作乐,根本就是抓奸现场吧?我苦着脸,“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有些不习惯罢了。”濮燮却笑了笑,借着月光我才仔细的看清了濮燮的面孔——很是精致,很是儒美,虽然面容没有楼踏星那么俊美,但和楼踏星应该是同一个类型的,不过,却没有楼踏星的风流倜傥,反而给人一种值得托付终生的好感——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!毕竟,第一次见楼踏星,他也给过我这种错觉,现在才知道什么叫‘日久见人心’。

“公子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!”濮燮虽是惊讶着,脸上却丝毫没有惊讶的神情,只是吟吟的笑着,“额......对啊,怎么了?有哪里不妥吗?”该不会说错了话?“并无。只是方才在酒席上看公子的神色也确实不是很自然呢。这才知晓公子竟是第一次来青楼!男子,大都喜欢这种风花雪月的场所罢了,公子以后也会习惯了。”濮燮倒是很善解人意,不过,凭什么男子就能坐享三妻六妾,而女子,却只能一生一世守在那个负心人的身边?不合理!不公平!

“难道,身为男子,就该享有如此特权!”我算是为女子们鸣冤一把,可话刚落,我才知道,现在的我,也是男子!果然,濮燮很是震惊的看了我好一会儿,满眼赞许。“我,我的意思是说,席上的都是达官贵人,这不是在挥霍自己的青春吗?”“公子有所不知吧,在座的虽都是皇亲贵胄,可大多都是不得宠的闲人罢了,于是便互相怜悯也就走到一起了,其实,哪有个个做官的子女,都能做官呢?久而久之,就懈怠了吧。”随便找的一个借口总算让濮燮转移目标了。他很是感叹伤怀的样子,看来,出生在一个好家庭,得不得宠也是个关键!“嗯.......”我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默默附和着。“卫公子,我还没问你是怎么和楼兄认识的呢,据我所知,楼兄平时可很是散漫,一般的人,他还不会带呢,今天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。”濮燮说笑着,他的笑颜就更加好看了,我不禁入了迷,“卫公子?卫公子?”“啊?”“为何你总盯着我的脸瞧,是有什么赃物吗?”“没没没,濮兄说笑了。我和楼兄是在茶馆认识的,聊了几句,也算投机,又有共同的抱负,就做了志友。”“噢.......”濮燮很是意味深长,搞得我胆战心惊的,到底说错话没啊?!

“我看卫公子满腹才华,应该是位大才子吧?”

听濮燮这话,不就是想和我斗一斗诗赋吗,哎,不是我说你,我读过的书,比你写过的书都多,不过,不让你好好惊讶一下,怕是还对我心存隔阂?

“哪里哪里,濮兄谬赞了,不过,一两句诗赋,倒也拿得出口。”

临时准备,我哪准备得来?江才子,我就用用你的诗了哈,见怪莫怪,见怪莫怪!

“碧玉作椀银为盘,一刻一镂化双鸾。”

偶然间就想到这句诗,虽然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,但我觉得,意境够美,足以唬住这个濮燮了。

果不其然,我诗一出口,濮燮便很是惊讶,反复品读,反复品读,眼中却满是欣赏与敬佩,“好诗!好诗!先前濮某还觉着卫公子不过是虚有图表,没想到,还真是有真材实料!”濮燮一激动,还把刚才对我的偏见说了出来,呵呵呵,哥们,以后说话,要不要经过一下脑袋?

“卫公子,三日之后,玄武湖上,濮某准备了游湖诗会,务必请卫公子前来!”游湖诗会?玄武湖?这个时代人们不是不游船吗?“游船?”我再确定一遍,“嗯!”濮燮很是兴奋,看得出来,这个法子他试过好多次了。哎,我还以为我会成为游船鼻祖?莫不是那时人们心有灵犀的都不游船,害得我以为这里不游船呢!飘飘也是,搞得那么惊讶,我还真信了!

“好。”我在心里怒吼了几百次,我才不去,我才不去,这个法子是本公主想到的,怎么可以剽窃创意!不过,看在你个美男子的份上,我就答应了。游船诗会,再怎么说也没有今天这种聚会下流?!

“如此便好,时间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卫公子改日再会!”“慢走慢走。”回去?回哪去?又回那个地方?鬼才回去!

又在后院闲逛了好些时候,“卫公子!卫公子!”突然听到有人在叫我,这声音——楼踏星!该死的,我绝不会承认曾经看上过你!

看见他越走越近,我赶紧躲到一颗大树后边,就不想看见你!叫唤声越来越小,甚至没有了。“死了最好!”我小声嘀咕着,“谁死了最好啊?”却不曾想到面前出现了一个人,着实吓了一跳!再仔细看——楼踏星。他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?还这么悄无声息,他不会是鬼吧?

“怎么,你这么想我死?”楼踏星高我大半个头,他一只手撑着树干,慢慢的靠近我。他的气息愈来愈重,还有一大股子酒味——他到底喝了多少酒!“你干嘛!”对于不喜欢的人,我还真是来不起劲,只恶狠狠的盯着他,他再好看又怎样!本公主身边从来不却好看的男子,你,又算什么!

楼踏星似乎对我的恶气很是惊讶,可能,平时他这个阵势,那些女子早败在他的膝盖下?可笑,本公主怎么能与那等平凡女子相比较,我有的心高气傲!

“回去了!”

楼踏星看了我好一会,我也毫不害羞的盯着他,他可能是累了,转身离去。我跟在他身后,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大阵酒味,我光闻闻就快熏死了,他走路却还是那样的风流,步健很稳。

好不容易上了马车,总算要回家了吧,这个楼踏星居然装醉!马车一抖,本来坐在我旁边的楼踏星顺势靠在我肩上,我果断推开了他,刚刚推开呢,马车又抖,他又倒在我肩上,又推,又倒!我了个去,你是不是故意的!过了好一会,我也累了,懒得再理他,他也就顺理其章的靠在我肩上了,实在是无奈!不过,他睡熟的样子少了几分风流,有些像小孩子,多了几分天真与可爱,果真,睡着的男子,都是这么好看!

不得不说,不算上楼踏星那些风流账,我还是,挺喜欢这个美男子的。

最新小说: 诏狱行刑百年,出世既无敌 封神进化 武道神尊 绝世魔妻,我只想苟活 星辰泪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霸天龙帝姜天 太阳王之证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漫威盖伦